第17期
2020-08-10

美國政府打壓中國互聯網科技企業,本質是中美兩國的國家競爭

外國投資委員會和《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是特朗普政府打壓中國企業常用的兩個手段,此次全用在打壓字節跳動上。一個超級大國,為何會對中國一家民企大動干戈?

文丨時暢 李曉曼 申罡


8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引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簽署行政命令,禁止受美國司法管轄的任何人或企業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進行任何交易。行政命令稱,美國“必須對TikTok的所有者采取強硬行動,以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這項命令將在45天后生效。


外國投資委員會和《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是特朗普政府打壓中國企業常用的兩個手段,此次全用在打壓字節跳動上。


一個超級大國,為何會對中國一家民企大動干戈?


吉林大學國際關系研究所副所長孫興杰在接受《見智》采訪時認為,特朗普頒布關于TikTok和WeChat的行政令有兩方面考慮:一方面是中美之間在關鍵技術領域的博弈越來越激烈,蓬佩奧在8月5日重提所謂“清潔網絡計劃”,表示正加緊努力從美國數字網絡中下架“不可信”的中國應用;另一方面是特朗普對華強硬姿態的一個延伸,大選之前,特朗普會一直保持對華強硬。


華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黃日涵在接受《見智》采訪時認為,美國對TikTok的打壓行動,是一種赤裸裸的搶劫。美國給出的理由是安全隱患,但實際上TikTok早就完成了國際業務與國內業務的分割,美國此舉是對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黃日涵認為,只要中國企業做到了世界第一,美國就必定會出手打壓,這與國際話語權競爭有關。在全球話語體系中,美國一直占據優勢。而TikTok猶如一艘闖進美國控制海域的“核潛艇”,且實力強勁,這給美國帶來極大沖擊。因此,特朗普政府認為有必要遏制TikTok,否則將不利于自身主導國際話語權。其根源依舊是美國在意識形態領域對中國的遏制與打壓。


特朗普政府簽署針對字節跳動的禁令,顯示出其之前對TikTok的審查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TikTok只是由頭,字節跳動才是狩獵目標。


TikTok是第一個來自中國卻能在歐美等發達國家市場占據主流的社交應用軟件。2020年1月, 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載量高達1.04億次,且市場份額增長勢頭兇猛。1.04億次的下載量較2019年1月增長了46%,較2019年12月增長27%。如此勢頭不用太久,TikTok就有望成為國際短視頻市場份額過半的超級應用。


字節跳動的算法技術是TikTok成功的關鍵因素,其特點是分析用戶偏好和行為數據,推送用戶喜愛的內容以保證用戶粘性。這一類型的數據,正是數字經濟時代非常重要的一種資源,相當于工業時代的石油。


數字經濟時代的競爭主體——互聯網巨頭,基本上都在中美兩國。美國對字節跳動的定點制裁,實質是中美兩國在數字經濟領域的競爭。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學者劉典在接受《見智》采訪時表示,中國在數字經濟領域的發展,美國一直保持警惕。雖然美國自己擁有很多互聯網大企業,但隨著中國互聯網公司的進一步發展,對美國全球互聯網霸權和數字經濟形成了挑戰。因此,美國采取一系列措施極限打壓中國發展進程。劉典表示,長遠來看,中美的未來競爭歸根結底還是國家層面的競爭,即國家治理水平的競爭。


孫興杰認為,該事件更深層的原因是互聯網大企業正成為全球政治經濟利益的一個容器。人類的競爭也從陸權到海權,發展到了互聯網空間的競爭?;ヂ摼W的“網緣政治”甚至可以和現實中的地緣政治相提并論。未來大國之間的競爭必然集中在互聯網領域,因為它不僅涉及國家的權利與安全,還涉及財富的全球分配。


面對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中國提出,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劉典認為,對中國自身而言,需要對美國的政治攻勢進行有限度的回擊。最重要及最好的應對,依舊是要把國內的經濟搞上去,把自身的發展問題解決好。


挑起中美矛盾對特朗普而言是政治資本,以此緩解選情不利的局面。中國不要被他輕易激怒,必要時要以冷靜和理智來面對美方的種種沖動和焦躁。


責編:蔣新宇


審核:蔡曉娟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