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地區如何帶好綠色發展的頭

發布時間:2020-10-10 08:57:42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萬軍 程翠云  |  責任編輯:申罡

在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格局新征程中,長三角區域肩負著率先實現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根本好轉、推進生態環境一體化保護、建設美麗中國先行區的重要使命,其發展必須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


1、為何選擇在這里建設美麗中國先行區


長三角地區(三省一市共41個城市)水網發達、生態系統類型豐富、山水林田湖海具備,生態環境承載能力強。這里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重要萌發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深入人心,“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譜寫美麗中國建設新篇章,新安江流域生態補償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經驗,國家生態文明示范區、生態城市、森林城市、環保模范城市精彩紛呈,“兩山”實踐創新基地全面推進,生態文化底蘊深厚。在長三角,空氣、水、土壤污染聯防聯治聯動機制逐步健全,區域污染防治協作機制不斷完善,區域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成效顯著,具備建設美麗中國先行區的有利條件。


生態環境是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綠色發展是解決長三角區域突出生態環境問題、實現可持續高質量發展的根本之策。隨著一體化發展進入新階段,長三角地區需要緊扣區域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共同保護,以建設美麗中國先行區為引領,把保護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突出位置,狠抓生態環境突出問題,突出精準、科學、依法治污,率先實現生態環境根本好轉,以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促進并支撐經濟高質量發展,為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和美麗中國建設探索有益經驗。


2、改善生態環境質量憑什么成為核心之舉


建設美麗中國先行區,要以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為核心,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環境的需要。


長三角區域人口密集、資源開發強度大、城鎮化發展水平高、開發歷史悠久,生態環境面臨一系列區域性、結構性突出問題:長江、淮河、太湖等流域系統性保護不足,部分地區生態空間受到擠占,生物多樣性以及河湖水生態系統保護不足;沿江化工行業環境風險隱患突出,守住環境安全底線的挑戰大;城鎮污水垃圾處理和農業面源污染、船舶污染、尾礦庫治理仍存在短板;區域資源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總量大,空氣質量尚未達標,臭氧呈上升趨勢,溫室氣體排放達峰壓力大……聚焦2035年乃至更長時期建設綠色美麗長三角的戰略目標,需要下更大力氣推動生態環境保護治理,努力率先實現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的戰略目標,努力建設具有先進水平的綠色低碳發展區,夯實區域綠色發展基礎。


長三角地區山水相連、河湖相通、阡陌與共,具有區域性、系統性和整體性。與此同時,各地區區位條件、資源稟賦、產業發展存在差異,生態功能定位和面臨的生態環境問題也明顯不同,應突破行政界限,從區域一體化保護入手,堅持共保、共治、共建、共享、共贏的基本理念,探索建立區域聯動、分工協作、協同推進的生態環境共保聯治路徑。


在長三角,尤其需要強化生態屏障、生態空間、生態廊道的保護,維護區域生態安全體系。為此,一要以“三線一單”(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資源利用上線和生態環境準入清單)為基礎,加強三省一市協調聯動,統籌構建生態環境分區管控體系,優化區域發展與保護格局。二要把保護和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突出位置,堅持水資源、水環境、水生態“三水”統籌,推動長江、新安江—千島湖、京杭大運河、太湖等重點跨界水體環境治理,堅持陸海統籌,加強長江口—杭州灣、近岸海域生態環境保護治理。三要堅持聯防聯控,強化長三角區域PM2.5與臭氧污染協同控制;在持續降低PM2.5的同時,加大揮發性有機物和氮氧化物協同減排,控制臭氧污染問題。四要加強機動車與船舶污染的協同管理,合力控制煤炭消費總量,開展一批城市和重點行業二氧化碳排放控制,努力盡早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五要協同建立長江、海洋環境風險防范機制,共同制定分工合作、優勢互補、統籌行動的共治方案,形成“1+1>2”的一體化共贏局面。


3、先行區建設需要哪些機制政策創新


長三角地區改革創新意識強,生態文化底蘊深厚,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方面開展了大量的機制政策創新,取得了豐富經驗和顯著成效。作為我國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的試驗田,長三角地區建設美麗中國先行區,需要積極創新區域生態環境保護機制,強化科技與產業支撐,加快推進生態環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健全和完善全方位的生態環境保護協作機制。隨著區域性流域性生態環境問題日益凸顯,在大氣、水污染防治的基礎上,生態保護、固體廢物處置處理、海洋生態環境保護、風險防范等方面都需要加強區域協作。因此,需要優化調整現有大氣污染和水污染防治協作機制,建立覆蓋全要素的協作機制,開創區域聯防聯控新局面。


健全生態環境市場經濟機制。充分借鑒新安江流域生態補償機制試點經驗,研究建立跨流域生態補償標準和水質考核體系,推動建立太湖等流域生態補償機制。探索建立生態產業、排污權交易、綠色金融、資源有償使用等補償政策,推動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引導、吸引和撬動更多社會資本參與。依托已經落戶上海的全國碳交易系統,完善區域碳排放權交易制度,加強區域碳交易市場建設,積極推進和參與全國碳排放交易市場建設工作。發揮上海金融資源優勢,大力發展綠色信貸、保險、投資等,利用國家綠色發展基金帶動大氣、水、土壤、固體廢物污染協同治理等重點項目。


充分發揮科技創新的支撐與引領作用。長三角地區科技創新資源豐富,集中了全國約1/4的“雙一流”高校、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中心,要充分發揮科技創新資源集聚優勢。圍繞長三角地區主要污染物成因與控制策略、跨界重要水體聯動治理、低碳發展等跨區域、跨流域、跨學科、跨介質重點問題開展研究,加快推進污染防治科技創新研發,重視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成果在區域的集成示范應用。統籌推進區域信息化建設,加強區域數據共享。整合區域科教、研發資源與產業力量,建成“政—產—學—研—用—金”深度融合的高水平生態環??萍紖f同創新平臺,搭建科研院所和研發企業溝通的橋梁,探索環??萍汲晒D化新機制,做大做強區域環保產業。


緊扣“共同保護”要求,創新區域生態環境一體化監管。具體包括:統一規劃管理,探索建立統一編制、聯合報批、共同實施的生態環境規劃管理體制,共同編制、共同批準、聯合印發生態環境相關專項規劃;統一標準管理,研究發布一批統一的環境管理技術規范和污染物排放標準;統一監測評價體系,進一步加強環境質量、污染源、生態狀況等信息數據共享機制,加快推動生態環境一體化智慧精準管理;統一監督執法,共同組建生態環境聯合執法隊伍,打破行政壁壘,開展聯合執法巡查。


(作者:萬軍 程翠云,分別系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總工程師、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政策研究所副研究員)



分享到: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