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美元交易體系“斷鏈”風險評估

來源:《環球》雜志 | 作者:卞永祖 趙子木 | 時間:2020-10-09 | 責編:申罡

文|卞永祖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產業部主任、研究員,趙子木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實習研究員


3月以來,美國國內疫情不斷惡化,加之總統大選臨近,美國一部分政客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在疫情問題上“甩鍋”中國,變本加厲地破壞中美關系。


有分析人士擔憂,經歷經貿摩擦、科技封鎖之后,為了在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中謀求輿論優勢,特朗普政府有可能采取更激進的方式來打擊中國。其中,挑動兩國之間的金融爭端恐會成為美國對華極限施壓的下一個目標。


在金融領域,美國下一步會對中國采取何種行動,又將對中國造成何種影響,是中國不得不嚴肅考慮、準備應對的問題。


移出美元體系?


當下,美國在金融領域已對中國擺出了咄咄逼人的姿態,包括提議把不符合美國會計準則的中國公司趕出美國股市,并加強審核來自中國的投資,特朗普政府甚至揚言將全面阻止中國公司赴美上市。


在諸多可供美國選擇的金融打擊方式中,最為激進的一種便是將中國移出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如美國采取此種手段,中國將會被排除在美元體系之外,中國的金融機構與以SWIFT為基礎的全球金融體系的聯系將被切斷。


世界上絕大部分金融機構都接入了SWIFT系統,不同的機構通過該平臺與世界其他國家的銀行和類銀行進行交易。盡管SWIFT是一個總部設在比利時的國際組織,受到歐盟法律管轄,但由于絕大部分國際支付均以美元結算(約為40%),因此美國對SWIFT具有重要影響力。


在之前的朝核危機和伊核問題事件上,美國脅迫SWIFT將伊朗和朝鮮移出其交易體系,使得這兩個國家無法再與其他國家進行正常的金融交易,其中伊朗不得不緊急宣布使用歐元和人民幣作為其跨境交易貨幣。


中國所有的國有商業銀行都加入了SWIFT系統,這意味著一旦美國宣布對中國進行金融制裁,SWIFT系統很有可能迫于壓力,將這些機構排除在體系之外,這將導致中國無法在世界任何地方使用美元結算。


金融制華將反受其害


美國敢對中國大型金融機構進行制裁嗎?恐怕很難。比如,中國的四大國有銀行工、農、中、建均已入選全球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名單,一旦其業務發生重大風險,必將對全球金融體系造成沖擊。


更難以想象美國對中國進行全面金融制裁將導致的后果。美元的實力來源于它既是全球使用最廣泛的貿易結算貨幣,同時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避險貨幣,被廣泛運用于投資領域。東亞地區是全球最大的制造業基地,該地區的各國通過貿易已深深地融合為一體,中國又是全球第一大制造國,是整個東亞的制造業中心,無論是日韓還是東盟各國,都出口大量原材料或零部件到中國,組裝成產品后再分銷到世界各地。


因此,一旦美國禁止中國使用美元結算,將導致直接從中國進口的制成品無法使用美元結算,也會使得為中國提供原材料的東亞其他國家受到嚴重影響。作為回應,東亞地區將不得不使用其他國際流通貨幣來取代美元的位置,以保護各國自身的制造業不受沖擊,這種回應將撼動美元作為全球首要貿易結算貨幣的地位,從而使美元喪失作為全球優勢貨幣的一個重要支撐。


同時,作為世界最大的貿易進口國和出口國,如果中國被禁止使用美元交易,與中國相關的絕大部分貿易及跨境投資活動都將無法進行。若果如此,中國就不得不要求全球投資者選擇人民幣作為指定支付貨幣,國際金融和貿易機構則將被迫“選邊站隊”:是與中國繼續貿易,還是留在美元體系之內。這將造成國際貨幣金融市場的極大混亂。


因此,如果美國悍然發動對華全面金融制裁,其后果很可能是動搖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優勢地位。特別是,當下深受經濟危機和疫情持續蔓延等困擾,美國真的敢于冒著失去美元優勢的風險來金融制裁中國,使美元與人民幣脫鉤嗎?可能性很小。


需防“精準打擊”


盡管如此,也不能排除美國采取相對保守的“精準打擊”方式來攻擊中國金融機構。


2017年,美國將中國的丹東銀行列為“朝鮮進入美國及全球金融系統的管道”,宣布制裁該銀行,其被禁止與美國金融機構有任何賬戶往來,同時所有美國海外機構都被禁止與其產生合作關系。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中方一貫反對在聯合國安理會框架外實施單邊制裁,尤其反對任何其他國家根據其自己的國內法對中方實體或個人實施‘長臂管轄’?!彼f,中方一貫全面、認真執行安理會有關涉朝決議,履行承擔的國際義務,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


在2014年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武裝沖突后,美國宣布對俄羅斯進行金融制裁,盡管并未直接將其移出SWIFT系統,但俄羅斯的100多家主要銀行均被列入了美國的“黑名單”,所有和這些銀行相關的SWIFT匯款都需經過層層報備。原本只需3天左右就能完成的國際匯款業務,要一個月左右才能完成。低效率的金融極大沖擊了俄羅斯經濟,盧布兌美元匯率從2014年6月的33.6飆升至2015年1月的68.9。


盡管美國不太可能全面切斷中國與SWIFT的聯系,但隨著大選臨近,不排除美國政府會突然采取對中國單個金融機構或特定行業進行“精準打擊”的方式,來破壞中國金融業。


不過,就算美國有能力對中國發動類似的金融襲擊,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深度融合而成的金融、經濟市場,和中國超大體量的內需市場,都將在很大程度上中和這類金融制裁的消極影響。例如,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進口國,其對于鐵礦石和石油等資源的巨量需求,將使得交易雙方主動選擇更可靠的交易機制,而不是機械地依賴于美元體系。


未雨綢繆


在未來一段時期內,美國有對中國進行金融打擊的可能,這或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中國金融市場的穩定和經濟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因此,未雨綢繆至關重要。


首先,繼續推進中國經濟國內大循環體系建設。發揮國內超大市場的優勢,完善市場制度,合理配置資源,并通過技術創新加快經濟轉型升級的步伐,從而打造一個主體穩定、有活力的內循環經濟體系,弱化不穩定的國際局勢對中國金融經濟市場造成的不良影響。同時,實行更高層次的對外開放,利用國內產品配套體系相對完善、社會環境安全穩定的優勢,吸引全球更多的高科技企業到中國生產、銷售其產品,吸引大型金融機構配置人民幣資產,在分享中國發展紅利的同時,也跟中國的利益捆綁在一起。


其次,加快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發布的《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19-2020)》,截至2020年6月末,人民幣在國際支付貨幣中的份額1.76%,為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仍有巨大進步空間。目前超過70%的人民幣國際支付是在香港進行的,而港元與美元掛鉤,使其可以自由兌換成其他貨幣。在不能排除美國下一步可能采取行動削弱甚至中斷這些聯系以打擊中國金融業的情況下,一個不受美元制衡、可自由流通兌換的國際化人民幣就顯得尤為必要。


中國目前已有的獨立于SWIFT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可以為境內外金融機構的人民幣跨境和離岸業務提供資金清算、結算等相關服務。未來還需加大同其他金融中心以及相關金融機構、監管機構的合作,擴大人民幣的應用范圍,穩步推動資本項目的對外開放。如此,人民幣將得到更多投資者的青睞。


最后,加快金融科技的應用和發展??萍几淖兞怂行袠I,金融業也不例外。利用中國在大數據、5G等領域的優勢,加快在金融治理、金融監督方面的改革步伐,有利于中國金融行業在全球影響力和未來競爭力方面的提升。數字人民幣在全球數字貨幣的發展中處于領先位置,其普及不僅讓日常交易便利化,也帶動了大量新業態的發展,有助于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目前,數字人民幣仍處于起步階段,全面普及并向海外大規模推廣尚需時日。


可以看到,隨著新發展理念的持續推進,以及經濟內外雙循環政策的逐步落實,中國的內需市場將不斷擴大,內生動力不斷增強,越來越多的國家將更愿意與中國合作,而不是對抗。美國即使想同中國發生金融對抗,其難度也會越來越大,成本越來越高,其敢于冒險的概率也會越來越小。


發表評論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