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張夢晨:大學應該如何建成“世界一流”

來源: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 | 作者:張夢晨 | 時間:2020-10-09 | 責編:申罡

文|張夢晨 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近期,多所知名高校陸續公布雙一流建設專家評議結果。9月21日,清華新聞網發文表示,專家評議稱“清華大學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大學”。其他多所高校也發布類似結果,如南京大學稱“學??傮w實力進入世界一流行列”,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稱“具備了世界一流大學的主要特征”。對此,9月24日,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續梅回應稱:“應該清醒認識到,我們國家高等教育整體實力與世界一流高校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p>


這些自我評定在我國乃至世界輿論場里引發熱議,作為我國頂級高校的清華大學,吸引了最多的輿論火力,清華大學在2020年“進入世界一流行列”或許本就板上釘釘,只是其以自我評定的方式將此作為一個行政立項的完成。


我們耳熟能詳的世界一流大學,譬如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頓、芝加哥、伯克利和常青藤等等。它們的“一流”都是在歷史發展中口口相傳形成的一流,也就是口碑一流。美國沒有一所大學的一流是由美國教育部決定的,更不是大學自我決定并宣布為一流。


全球有很多評價大學排名的研究機構,而這些排名研究機構幾乎清一色都是民間機構。目前,世界上認可度最高的四大排名指標體系分別是USNews世界大學排名、上海交通大學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泰晤士報高等教育(THE)和 QS 世界大學排名體系。


雖然這幾年中國高校在世界上的排名不斷提高,但是排名提高最主要來自于發表論文,在培養一流人才和產出一流的科研成果方面,中國大學與一流大學還是有明顯差距。


經過歷年建設和多方努力,我國大學在排名這三大全球性大學排名中的表現日漸攀升,清華在2020年的QS大學排名榜上位于第16,北京大學排名22。雖然成績提升顯著,但是排名僅僅是排名,況且僅看這種所謂的客觀硬性排名,仍然存在不足。


2020年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世界大學排名中,牛津大學連續五年位居榜首,斯坦福大學排名第二,英美兩國高校繼續在前200強中占據主導地位。


2020年QS發布排名中麻省理工學院連續9年蟬聯世界第一。斯坦福大學和哈佛大學緊隨其后,位居第二和第三名。在世界大學10強和30強中,美國大學占據半壁江山。


ARWU2020中,哈佛大學仍然穩坐頭把交椅,連續第18年蟬聯全球第一,斯坦福大學僅次于哈佛大學,繼續保持全球第二位,劍橋大學保持全球第三。


2020 U.S.News世界大學排名中居于榜首的是哈佛大學,其次是麻省理工學院,斯坦福大學名列第三。除去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前10位其余全部為美國大學。


對大學的辦學質量,客觀指標有意義,但是更多的還是一種主觀認識,社會觀感對大學水平的主觀判斷才是真正體現。世界一流大學的一條最基本主觀指標就在于能否吸引世界一流學生來求學。比如,在世界大學排行榜上,我國清華大學已超過耶魯大學,但是,清華大學所招留學生質量,與耶魯大學還有不小差距。


在2019年的就業報告里面,清華的15.3%的畢業生出國深造,出國深造的人數為1035人,在中國的高校里面是名列前茅。北大的本科出國生率達到30.01%,碩士出國生率是4.85%,博士出國深造率是11.54%??傮w出國深造率排名全國前三。這兩所高校出國留學的學生,基本都是學校的精英,也就是大家所稱之的天才。這群學生都是中國智商最高的一批學生,也可以說包含了中國大學最好的一批學生,而一流學生繼續在本校學習,這又是一個世界一流大學最基本的主觀指標。


世界一流大學不僅是一國高等教育綜合實力的標志,也是綜合國力的重要體現,對整個國家的科技、文化、社會、教育等都起引導作用。是否擁有世界一流大學不僅是衡量一國高等教育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尺,更是國家科技、經濟等綜合國力的重要體現。世界一流大學是精英人才高度聚集的地區,不僅擁有充足的優質教育資源,而且傳承了優良的制度文明,需要通過長期歷史積累形成,而且是以一流學科為基礎而建成的。


網絡曾流傳美國加州教育局有一個官方統計的數據,大概從1978年到2015年,光是美國加州硅谷一個地方,吸納了將近兩萬中國清華大學畢業生。另一方面,中國本土最優秀的大學競爭力仍然不夠,人力的培育和發展能力受限,嚴重限制我國綜合國力的發展。


究竟怎樣才能實現我國提出的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戰略?如何真正提升我國高校的綜合實力和國際競爭力,以達到提升我國軟實力和綜合國力的最終目標?


雖然世界一流大學的評判沒有絕對的標準,但教育本身總歸離不開教授、學科、學生、科研、經費等指標。


教學科研方面最簡單的觀察指標,我國國內大學獲得諾貝爾獎、菲爾茨獎、圖靈獎等等的教授屈指可數,也就意味著基礎科學領域突破性研究還需要加把勁。世界一流大學都坐擁多個各領域的頂尖人才,他們都曾斬獲世界各項領先科學大獎。所以,我們亟需強化頂尖人才的引進和培養,促進重大原創性科研成果的誕生。人才始終是發展的第一資源,沒有頂尖人才,就談不上世界一流大學,也不可能有引領學科發展的成果。


另外,國內的高校還存在追求全面發展導致學科布局失衡、文化傳承有余而創新能力不足、人才選拔體制不合理等問題,我們都感同身受,這些都是阻礙國內大學提高教育水平和質量的問題。我們需要深化體制改革。我們可以在國內選擇若干所名牌大學實施管理體制改革,給予這些大學更多自主權,幫助建立科學的評價體系,為人才的自由發展創造更好條件。


發表評論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