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醫療資源、空間、時間等限制,大三甲醫院很難兼顧患者的持續管理,未來基層社區醫療、藥店等與患者有直接接觸的平臺,都有可能成為可持續患者管理的主流?!北本┐髮W第一醫院全科醫學科主任遲春花在8月6日舉行的高瓴HCare2020全球健康產業峰會& Mayo Clinic中國醫療峰會——“建立可持續的患者管理體系”論壇上發言時表示。

       此次線上“云論壇”由高濟醫療承辦。參與的嘉賓有國家衛健委遠程醫療管理培訓中心主任盧清君、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全科醫學科主任遲春花,來自Mayo Clinic的眾多專家,高濟醫療智慧醫療事業部副總裁蔣越。他們進行了醫學產研融合創新等全方位的觀點碰撞。此次分論壇由人民網·人民健康作為獨家媒體支持。

盧清君認為,過去多年各大醫院探索互聯網醫療以助力患者管理,但一直難以做起規模的原因是缺乏運營團隊,他呼吁各大醫院將運營機制委托給第三方平臺,并與之建立合作機制、物價和分配機制、金融服務機制,以此讓互聯網醫療運行更便捷,讓數據更互聯互通。

作為此次圓桌論壇院外管理方的與會者,蔣越認為,“公立醫院,尤其是三甲醫院在分級診療體系中,在專業能力匹配和資源的合理分配的角度,位于金字塔的頂端。在現有的分級診療的體系中,高濟醫療做為一種新的選擇,會成為基層醫療體系的一種補充。通過互聯網醫院加智慧藥店的模式,高濟醫療會為基礎疾病患者提供離家更近、服務連續,也更個性化的一對一服務?!?nbsp;  

如何通過產業化協同合作機制構建有效、持續的患者管理體系呢? 

持續的患者教育需要可信和可及性

論壇上,遲春花舉例說明患者教育的實踐效果。如高血壓,健康教育干預措施的效果是不實施任何干預措施的1.88~2.44倍,是一般健康宣教的1.32~1.75倍,干預組與對照組堅持服藥的依從率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干預組的病情急性加重次數明顯少于對照組。

“關于患者教育我覺得非常重要,我從1992年就開始做患者教育的工作,我自己還編寫過很多期的患者教育通訊,從一開始我們就預留了一個房間是專門的患者教育中心。不僅僅是醫療手段本身,病人有一定的健康知識,他才能夠理解醫生為什么做出這樣的決策以及未來長期的過程中做好自我的管理,否則醫生決策再正確,他自己不能做好管理,他的慢病是管理不好的?!边t春花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來說明對患者進行教育的重要性。

遲春花介紹說,有效的患者教育因素包括組建患者教育團隊,培養經過專業訓練的患者教育專員;利用科學技術為患者提供可靠的患教信息;建立理想的患者教育模型可以讓患者教育持續發展。面對良莠不齊的互聯網信息,她強調患者教育的可信和可及性可以通過遠程醫療的實現,需要保證的是:“第一,提供遠程醫療這樣的服務當中一定要有一支專業化的隊伍,專業化的隊伍由提供遠程醫療的相關專業技術人員組成,切實保障病人的安全;第二,是一種可及性的健康保健的服務,可及性包括衛生經濟學和便利性,這是實現可持續患者管理的重要保障;第三,要有線上線下可以結合的機制,線上診療不能完全替代線下,患者的健康維護有一部分工作一定是在醫療機構里邊完成,要打通這個線上線下的通路,有機的結合起來,為病人提供全方位的服務,是我們面臨的挑戰?!?/p>

蔣越表示,醫療服務的本質是線下服務?!懊刻鞎谐^200萬的人流量涌入到高濟在70多個城市的藥店,基于自己情況尋求幫助。而我們有能力也有義務向精準的用戶群體傳遞可信任的患教信息。通過為數千萬用戶提供集購藥、用藥、隨訪、復診、日常咨詢、人工智能提醒管家等為一體的隨時隨地可及的院外健康管理全方案服務。

專業分工體系全方位覆蓋患者生存空間

患者的生存空間是全方位的,包括醫院、家庭、社區、養生機構、藥店等都是患者健康管理的有機組成。

“慢病如心衰患者全年住院時間可能有50天,依然有300多天處于院外管理狀態,由于院外的疾病管理場景在時間上大于院內的診療時間,高濟醫療希望能為用戶提供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可及的、離患者更近的、專業化的醫療服務和藥品服務,去為金字塔的頂端夯實基礎,成為整個分級診療體系里的基座,并向金字塔的上端建立雙向的患者流動?!笆Y越舉例說,“高濟醫療通過‘1個專業醫生+1個藥師+1個慢病管理專員’專業分工體系,或者說是‘智慧藥店+慢病管理+智慧醫療’的模式,覆蓋了患者的院外健康管理空間?!?nbsp;

公立醫院和第三方平臺合力協作打造新模式

近日,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印發了《醫療聯合體管理辦法(試行)》,重申了四大醫療醫聯體的模式。盧清君認為,對于省部級醫院、大三甲醫院,更多的是要發揮??苾瀯?,去建立??漆t聯體或者??坡撁?,去利用互聯網醫療建立遠程醫療協同網絡,實現整個跨區域的協同。 

在盧清君看來,互聯網醫療在中國的定位有兩個方面:一是遠程會診,幫助優質醫療資源下沉,提升基層的常規診療能力;二是利用信息技術,通過智慧醫療、智慧服務和智慧管理,讓就醫更方便,醫療資源使用更高效,從而推動分級診療。

在慢病管理上,通過與第三方平臺合作,讓重大慢病在整個慢病管理過程中有專家??频闹笇?,讓患者平時就能得到有效的常規診療。一旦發現大病重病,就可以通過這個系統進行有效轉診,在大醫院治療后,回到康復期,再通過信息平臺轉回到基層的醫療機構去接受更多的康復治療。形成了一個雙向轉診的閉環結構。對于醫院來說,釋放輕癥、復診等難度較低的工作,將大大緩解醫療資源緊張的壓力,進一步提升醫療效率和服務質量,讓更專業的人做更專業的事。另一方面,通過雙向導診打開醫院獲取重癥、難癥的渠道,通過創新型互聯網醫療技術真正實現醫療資源的合理配置和價值醫療,實現醫療強基層。